趙忠祥去世享年78歲 曾談播音主持工作:我的光榮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最新噜噜噜在线91_撸色西瓜先锋av_av网站免费线看

  人民網北京1月16日電 今日 ,趙忠祥的兒子趙方對外公佈消息  ,稱父親趙忠祥於2020年1月16日7:30因病在京去世 ,享年78歲  。

  趙方說  ,“父親於2019年底感到身體不適  ,就醫檢查 ,發現身患癌癥  ,已經擴散 。為瞭不影響傢人的心情  ,父親一直樂觀而積極地配合治療  。他非常尊敬醫護人員 ,多次向他們表示感謝 。住院期間  ,母親一直陪伴在身邊  ,盡心照顧  ,直到父親安詳離去  。”

  趙忠祥作為我國第一位男播音員  ,從1960年2月開始擔任播音員到後來轉型成為節目主持人  ,工作超過五十年 。

  談50年播音主持工作:我的光榮

  2010年10月22日  ,在趙忠祥從事播音主持工作50周年之際  ,曾做客人民網傳媒沙龍  ,與網友分享其50年播音主持工作背後的那些溫暖人心的故事 。

  趙忠祥表示 ,他所見證的半個世紀是崢嶸歲月 ,是光榮的歲月  ,是永遠令他榮耀的歲月 。因為中國電視從無到有 ,從弱到強  ,發展到今天的強勢媒體 。“我能夠跟著它過來  ,被領導安排過很多很重要的工作  ,是我的光榮 。”

  多年主持春晚:我還是沒有資格去評述它

  自1984年參與央視春晚主持之後  ,趙忠祥先後主持十幾屆春晚  ,在做客人民網傳媒沙龍時  ,他用“神聖”形容春晚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 。“我很少觸及春晚這個話題 ,很多媒體近年來特別喜歡問我這個話題 。我就跟他們講一句 ,我說春晚是特別巨大的很宏偉的萬眾矚目的  ,是事關十多億華夏兒女的一臺在我心目當中很神聖的晚會  。因此作為我個人來講  ,盡管我參加過不少次的主持  ,也算是這個團隊當中的一個成員  ,曾經在晚會當中竭誠地為大傢服務  。但是我覺得我還是沒有資格去評述它  ,因為它真的太大瞭  ,不是我的認識以及我所具備的這種認識能力能夠解讀它 ,或者能夠我提出一些所謂的真知灼見  ,我覺得那就太不自量力瞭  。”

  趙忠祥表示:“不管大傢對春晚有怎樣的見解  ,春晚已經是我們不可能離開的一道景觀  ,是中國人過春節期間不可或缺的一臺綜藝晚會  ,它不可能沒有的  。”

  高中沒畢業進央視 “入行”多虧周總理

  趙忠祥曾在一檔綜藝節目中談起過自己的“入行”經歷  。當時中國電視行業剛剛起步  ,周恩來總理去當時的北京電視臺  ,也就是後來的中央電視臺視察時  ,提出建議可以從應屆高中畢業生中挑選男播音員  。於是電視臺組織瞭一些高中生前來參觀 ,趙忠祥也在其中 ,他回憶稱“我們在參觀的時候  ,人傢就來參觀我們 ,就是看哪個孩子行  ,後來就說要挑一個播音員 ,最後有一天就通知我一個人來瞭  ,我一看就我一個瞭  。”

  趙忠祥還談起瞭當時的“面試”情況:“當時我就站在鏡頭前頭  ,讓我對著鏡頭回答  ,你叫什麼  ,我說我叫趙忠祥 ,你是哪兒來的  ,我說我是二十二中的高中學生  ,你喜歡電視嗎 ,我說我沒看過電視  。”說起中國電視的“創業年代”  ,趙忠祥表示“我參加工作的時候  ,全中國黑白電視機一共八千臺  ,我們所有電視工作人員傢裡頭都沒有電視  ,電視進入平民百姓傢應該是七十年代末瞭  。”

  最愛解說《動物世界》 感受工作幸福感

  趙忠祥在節目中表示 ,在自己的諸多工作經歷中  ,他最喜歡的還是解說 。他回憶稱:“錄音室就我一個人  ,一間小屋子  ,一支話筒  ,前面一個屏幕  ,我一呆就是一個半天 ,一錄就是兩三個小時 ,從心所欲的創作  ,真的感受到工作的快樂和幸福感  ,特別是在播《動物世界》的時候  ,從1981年一直到現在(節目播出時的2017年) ,我配過的影片的集數大概有將近三千部集 ,文字稿呢四五千萬字  ,作為解說員  ,看一遍念一遍聽一遍 ,那就會有一億多的那個字數  ,但是我覺得這個工作真的挺幸福的  ,挺好  。”

  接手《正大綜藝》是挑戰 回顧起來很光榮

  談到《正大綜藝》節目  ,趙忠祥透露  ,當時自己準備接手主持時  ,輿論並不看好:“我那時候透露出要上的時候 ,北京晚報說這叫火中取栗  ,因為楊瀾已經樹立起瞭一個非常清新快捷的主持風格  ,其實當時有很多勸我不要上的聲音 。”

  趙忠祥感慨稱:“當在中央電視臺出現一個新的節目讓你去做的時候 ,你既是一個挑戰者也是一個被考驗者  ,同時在若幹年以後回顧起來  ,才會覺得我很光榮  ,那時候參加過那麼一個節目  ,但是當時你不會覺得  ,包括主持春晚  。”